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波市华美医院环境好不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1 11:51:0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波市华美医院环境好不好,宁波华美医院咨询电话?,宁波华美 人流在线专家,宁波华美怎样阿?,宁波华美医院专家电话?,宁波华美医院专家哪个做人流好?,宁波人流多少钱

原标题:为了祖国,为了胜利,向我开炮!

在边境防御作战中

他被弹片击中左眼、穿透右胸

全身22处负伤

他用报话机向上级呼喊

“为了祖国,为了胜利,向我开炮!向我开炮!”

他是“八一勋章”获得者

山东省枣庄军分区政治委员韦昌进

7月28日,中央军委颁授“八一勋章”和授予荣誉称号仪式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。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10位“八一勋章”获得者颁授勋章和证书。其中包括“战斗英雄”,来自山东省枣庄军分区的政治委员韦昌进。

对于30多年以前所经历的战斗,在30多年之后被奖励,韦昌进说:我觉得这是对我们那代军人,所有参战官兵的一种褒奖和肯定,我是代表所有参战军人们受这个奖的,这个不是我的功劳,因为我们连队上战场的时候,108个战友上前线,当我们回来的时候,有18个战友,把他们年轻的生命就留在了那里。

第一次上战场“草木皆兵”

32年前,1985年的5月到7月,不到20岁的韦昌进,在老山最前沿的我军无名高地镇守了62个日夜。

那一年的5月18日夜里,韦昌进和战友们被带到了一个阵地的战壕里面。他趴在战壕里,发现不远处一个半截人高的黑影杵在前面,他怀疑是敌人的特工趁夜里偷偷摸了过来,于是就把冲锋枪和一个定向地雷对着那个黑影,睁大眼睛一夜没敢睡。可是当天开始放亮时,他发现,那个黑影不过是一棵树。

“草木皆兵”,这是韦昌进第一次上战场的感受。那个时候,韦昌进刚刚入伍还不到两年。对于这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来说,战争的概念只是停留在电影中的表现。但上战场仅仅13天后,他就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生死考验。

第一次被炮火轰“非常恐惧”

说起第一次被敌人炮火轰的感觉,韦昌进还是用了四个字来形容:非常恐惧。

“当时炮打过来了,我们就在洞里躲炮的时候,其中就有一发炮弹打在我们哨位,正好落到我们上面,当时的石头特别大,我们就躲在一块大岩石的下面,它掉下来的时候,我们朝里面钻了一下,它就压在了那个防护墙上。我们爬了一两个小时,把身上的肉全都挤破了,最后把衣服也扒了,才挤出来,差一点就被炸下去了。”韦昌进说:“当时非常害怕,心怦怦直跳。当时我们出来以后,想想命还挺大的,这个石头再多一寸,可能都不到一寸,我们就被砸到下面了。”

韦昌进所坚守的无名高地,是一个凸起的小山包,长约40米,宽约30米,是老山地区我军防御前沿的重要屏障,也是敌人进攻我军主阵地的必经之路。因为军事价值重要,敌人隔三差五地向这里发起进攻,企图撕破我军防线。

见人就扔手榴弹 挡住第一波进攻

1985年7月19日凌晨时分,敌军以2个营加强1个连的兵力,向无名高地展开进攻,而韦昌进和其他4名战友守卫着6号哨位。敌人的炮弹在韦昌进他们藏身的猫耳洞洞口前爆炸,硝烟滚滚,火光冲天,弹片在天空飞舞,刺耳的声音响彻耳畔,韦昌进回忆说,那感觉就像天塌地陷一般。

第一波的炮击,躲在猫耳洞里的韦昌进和战友们并没有受伤。按照惯例,敌人的炮击停止后,步兵才会组织进攻。但这一次,敌人不惜血本,在炮击的同时,步兵也冲了上来。

韦昌进听到在洞外的班长大喊,敌人上来了,他于是喊上战友张雄,一人拿着一柄冲锋枪便冲了出去。阵地上到处都是他和战友们预先放置的子弹和手榴弹,尽管硝烟弥漫看不清楚,但见到有人影的地方,他们就把手榴弹扔过去。

炮弹把左眼球炸出 又被自己塞回

当打退敌人的第一波进攻后,韦昌进开始呼唤战友,他发现战友苗廷荣没有负伤。在无名高地上已经坚守了两个月,韦昌进对敌人的套路也渐渐摸清楚了,他知道,敌人的炮击又将开始,他叫上苗廷荣赶紧返回猫耳洞。

“就当我们向洞口接近的时候,敌人又一阵火炮盖过来了,这时候有一发炮弹,就在离我们俩不远的地方爆炸了,轰的一声,其实当炮弹的声音炸响的瞬间,我感觉到有个东西迎着我的面扑了过来,当时钢盔掉了,手就自然地朝着脸上按过去,手心里按了一个肉团子,血肉模糊的,有沙、有血,我一看不好,脸上被弹片削出一块小肉疙瘩,当时没有多想,命都快没了,还在乎这个?心里就想,我扯了它吧,可我一扯的时候,疼得我……这时候我意识到,可能是我的左眼睛掉出来了,既然是眼球,我又把它塞回去。”

左眼球被炸出,韦昌进顾不上疼痛,咬紧牙关,把眼球往眼窝里一塞,拉起苗廷荣迅速转移到猫耳洞中。他发现战友苗廷荣身上多处被弹片击中,两只眼睛几乎失明,已经处于昏迷状态。这个时候,他觉得右胸、右腿都疼,其他战友开始为他和苗廷荣包扎。但还没包扎完,敌人又上来了。

战友牺牲失联 强忍伤痛坚守阵地

面对敌人的再次进攻,韦昌进冲着正给自己包扎的战友吴冬梅大喊了一声,“不要管我了,守住阵地要紧”。听了他的话,吴冬梅愣愣地、直直地看了韦昌进一眼,有几秒钟的时间。随后拿起冲锋枪,一个箭步就冲出去了。就在此时,一发正面火炮打中了他们的哨位洞口,无数块石头倾泻而下,洞口瞬间坍塌,韦昌进和苗廷荣两个人被埋在了石缝之间。

“我一看漆黑一片,就知道战友吴冬梅生命受到危险了,我就大声喊他,吴冬梅,吴冬梅,但是不管我怎么喊,再也听不到战友的回答,他就这么默默地献出了自己年轻的20岁的生命,他是和我一年当兵的。”

一位战友牺牲了,另外两位战友也失去联系,6号哨位就剩下韦昌进和苗廷荣两个人。韦昌进拖着血肉模糊的身子,艰难地爬到洞口。左眼受伤了,他用右眼透过石缝注视敌人的动静,用报话机向排长报告。从上午9点多到下午3点多,我军炮兵根据韦昌进报告的敌情和方位,一连打退敌人8次连排规模的反扑。

若死在卫国战场上 没给父母丢脸

渐渐地,韦昌进因为失血过多,一会儿清醒、一会儿迷糊,在无名高地上的片刻宁静中,韦昌进意识到了牺牲的可能。

“我就觉得1985年7月19号,可能就是我的忌日。”韦昌进说:“当时很想我的母亲,我脑子在那个时候就恍惚,就像放电影似的。想到当年我要当兵,我在家是长子,又是独子,父母就我一个儿子,下面还有三个妹妹,在农村应该说是家里的顶梁柱,而且又是高中毕业,从他们内心来说很不希望我当兵,所以知道我偷偷报名而且体检通过了,要走了,他们找了很多亲戚朋友,把部队的艰苦,环境的恶劣告诉我,当时就说,你看,刚刚边境还打了仗,说很有可能你们现在去了,还要打仗。”

而父母为了不让韦昌进当兵,给他买了一块钟山表,又买了一辆自行车,在那个年代,真是倾尽家中所有。可他就有这么一个念头,就是想当兵。“我当时就想,即使今天走了,至少对我父母也是一种很好的安慰,他的儿子在卫国的战场上,没有给他们丢脸,他在家乡的父老乡亲面前,能抬起头来,会感到有尊严。”

接到排长命令 与战友坚守到天黑

韦昌进在洞内迷迷糊糊地躺着,这时,报话机里传来排长的声音,告诉韦昌进和苗廷荣,由于敌人的封锁,我军无法及时增援,命令他们坚守到天黑。

“当时我就跟他说,排长你放心,我就是死,也要死在战场上,也要想办法把阵地守住。”说完以后,韦昌进想,苗廷荣还能不能醒过来?于是跑到苗廷荣身边,一边拼命摇他,一边喊着苗廷荣的名字。“我拼命地晃悠和呼唤中,他突然醒过来了,我听他’啊‘一声,战友活过来了,就觉得有力量了。”

韦昌进对苗廷荣转达了排长希望他们能够坚持到天黑的命令,“我说我感觉不行了,我要牺牲了,你还活着的话,你要坚持下去,他说好,你放心,我一定和你一样,死也要死在阵地上。我听了这话就一把把他抱在怀里。”

“为了胜利,为了阵地,向我开炮”

眼前的场景,似乎和韦昌进小时候看过的电影一模一样,他和战友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不知过了多久,洞顶和洞口边传来碎石滚动声和敌人的说话声。韦昌进猛地意识到,敌人已经爬上了阵地。

“如果敌人一旦发现我们,他们很快几步就能冲到我们洞口,那我和苗廷荣生命受到威胁,阵地也就失守了,我就完成不了刚才答应排长的要守到天黑,把阵地交给剩下的战友,我怎么办?我说就是我死,也不能让你捞个便宜,我一看旁边还有几颗手榴弹,我把手榴弹拿过来了,一旦你到了洞口,咱一块去见马克思去。”

做好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后,韦昌进拿起发报机,向排长报告方位和敌情,请求炮火对他所在的地方进行覆盖。像电影《英雄儿女》中的王成一样,他向排长喊出了“向我开炮”的请求。

“排长排长,我是7号,敌人已经上我这里了,请求炮火向我开炮。然后我又接着说,为了胜利,为了阵地,向我开炮。”

排长听了韦昌进的话,当时就急了,“他说,你等等啊,我马上组织战友增援你,不愿意看到我们自己的战友在自己的炮火中牺牲,所以他还想向上级汇报,组织部队进行增援。我急了,我就问我排长,我说是我命重要,还是阵地重要?我说来不及了,赶快打。”

韦昌进说,当时自己唯一想到的就是不让敌人占领这个哨位,“这是我的领土,我守土有责”。

坚持先救战友 “他比我生还可能性大”

大约过了几分钟,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在哨位响起,洞里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味。躺在洞口边的韦昌进能听见炮弹皮在空中飞溅的声音。由于我军的炮火覆盖及时,阵地保住了。万幸的是,由于有石头挡着,炮弹没有炸到韦昌进所在的洞口。

晚上8点多,韦昌进听见洞口有扒石头的声音,还有人叫他的名字。他挣扎着想爬起来接应,但流血过多和多处负伤让他不能动弹。韦昌进告诉增援的战友,苗廷荣双目失明,已经昏迷了一天,坚决要求他们先送苗廷荣下阵地。“我觉得也许苗廷荣比我生还的可能性更大,所以我说你们先把他抬走”。

大概到了夜里12点左右,后面又赶来的五个战友,把韦昌进背下了阵地,“一步一步爬着爬到了排指挥所”。

军人是为和平而生 不是为了战争

韦昌进全身共有22处伤口,由于伤势过重,他昏迷了7天7夜,被辗转送到后方医院治疗。住院期间,他大大小小经历了十几次手术,至今韦昌进仍有4块弹片没有取出来。后来,韦昌进到北京做了眼部手术,左眼植入了义眼。1986年2月,他再次进入老山前线。随后在当年的6月8日,随着部队回到了济南,现在担任山东省枣庄军分区政治委员。

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过战争的人,韦昌进认为。只有每一个军人,尽到自己的义务,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,军人是为了和平而生的,而不是为了战争。

韦昌进说,他最大的愿望是,“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祖国,我们的民族,永远没有战争,但是如果有战争的话,作为一个军人,我们就要扛起我们的责任。”
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波华美几点上班